pink桜色

向死而生

Sakura 桜

cp:kaitoxvy2(实际上是gakupoxkaito蒽)


全文勇马视角√我才不会告诉你们最后结局又成了茄冰呢……
Sakura「樱花」
已经是春末了,零散的樱花从树上飘落,落到地面上任人踩踏。
与凋零的樱花相似的,是这个国家。
在春天里盛放的樱花,在春末也是如此凋零。
出生在太平盛世的皇室贵族,已经被和平磨去了血气方刚的性子。
国内大乱,政府军却带着讲和的意图。
很多事情,想要简单却会更麻烦。
果不其然,不出勇马所料,政府7军节节败退下来。
勇马当然知道,这个时候,只有全力与叛军一战才能平定内乱。
可是即使自己是将军,也不能私自带领军队,皇室贵族已经被节节败退吓破了胆,也不敢派勇马与叛军一战。
这个样子下去,国家迟早会灭亡。
但是勇马也没有丝毫办法,只能在樱花零落的时节在房内喝闷酒。
“请问是勇马将军吗?”门外传进一个声音。
“在下便是。”勇马因为情绪低落连头都懒得转,继续自顾自的喝着酒。
声音的主人走到了勇马面前,勇马为了避免失礼就抬头看了看。
就是这看一看,勇马就愣住了,面前的人一脸微笑,蓝色的头发被微风吹动,眼里似乎有着一个天空,或者说,有着一片海。
来者就是名门风雅家的长子,风雅海人。
在勇马还在发愣的时候,海人开口了:“勇马将军想要拯救这个国家吗?”
或许单薄的樱花无法承担得起一个国家的命运,但是,一个天空,一片海,或许可以承担得起。
“此地不宜说话,里面请。”勇马把海人请进内室。
在听完海人的计划之后,勇马对他的想法极度赞同,并表示自己愿意配合。
海人的计划是一个「剧本」,规定着各个角色的命运,而勇马就是穿透这本「剧本」的一条线。
海人想要打破这个天下,那么勇马自己就是海人手上的武器。
「如果他希望的话,自己变成什么都不要紧。」
海人的「剧本」一直出演顺利,那些贵族也听信了海人的话。
“还不够。”海人有一次在勇马面前摇着头说,“「剧本」还需要一个主角,这样剧本才能完整。”
“这个主角,必须是贵族的主心骨,也必须掌握在我手里。”
勇马看着海人,感觉似乎有什么要发生了。
能把一个人完全的掌握,只能靠那个人的弱点。
人最大的弱点,就是,爱。
果然不出几日,勇马就听见了海人和那个贵族在一起的消息。
那个贵族勇马认识,名叫神威乐步,全身上下透露着贵族的独特气息,就是笑起来了有点傻,但是笑容里透露着温暖。
听到这个消息勇马的心就揪了起来,不知为什么。
果不其然,有了这个「主角」之后,「剧本」的出演就更加顺利了。
可是这并没有给勇马带来丝毫的快乐,反而担忧起来,不知为什么。
海人是真正爱上了那个人吧?
爱,果然是人最大的弱点。
勇马突然为海人担忧起来,因为自己知道的,在「剧本」里,那个贵族是必须要死的。
如果爱上的人死掉的话,那心也会死吧?
勇马不想让海人伤心,不知为什么。
可是有什么办法呢?
勇马儿时的玩伴的造访为勇马的担忧提供了办法。
那是一个医生,从小就开始阅读来自别国的医学书目,十分精通医术。
那个玩伴告诉勇马,那个贵族,就是神威乐步,的心脏偏右。
勇马突然间笑了,把玩伴吓了一跳。
这样的话,就什么都行得通了。
在「剧本」进行到勇马刀杀贵族,的戏码的时候,勇马的刀精确无比的刺入了那个人的左胸。
海人当时站在一旁,在刀刺穿那个人的时候海人突然全身战栗了一下。
明白了,你到底还是爱上了这个在你牢牢掌控之下的「人偶」。
……
最后勇马率君与叛军拼死一战,叛军大败,平定了国内的战乱。
在普天同庆的那一天,也是春末的一天,零散的樱花跟当年一样凋零。
海人像天空像海一样的眼睛却如此沉寂。
在当晚的庆功宴之后,勇马拍着海人的肩膀,指着一个方向说:“海人啊,你往那边走,从现在开始大概走到秋天,你就能看见你想要看见的东西了。”
在秋天的暖阳下,你就会看见,你爱着的人。
在第二天,就已经寻觅不到海人的踪迹。
天上下着毛毛细雨,好像在为谁哭泣,春末的樱花四处零散,就像谁的心。
新任的国君勇马站在屋檐下,望着一个方向,海人离去的方向,心隐隐作痛,不知为什么……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是老物了嗯ヾ(o・ω・)ノ陆陆续续会整点新的(?)

评论(18)

热度(9)